当前位置:

首 页 > 新闻资讯 > 中国光伏产业:高富帅的沉沦

中国光伏产业:高富帅的沉沦News

中国光伏产业:高富帅的沉沦
发布时间:2012/6/14 点击次数:1207次

中国光伏产业:高富帅的沉沦


摘要: 上帝欲其灭亡,必先令其疯狂。随着中国光伏产业“由盛而衰”,曾以400亿身家当上“江西首富”的彭小峰,短短五年时间资产便缩水至15亿。   高达300%的利润,驱使着一波波产业赌徒押上全部筹码。上万亿的资金,如 ...
     上帝欲其灭亡,必先令其疯狂。随着中国光伏产业“由盛而衰”,曾以400亿身家当上“江西首富”的彭小峰,短短五年时间资产便缩水至15亿。
 
  高达300%的利润,驱使着一波波产业赌徒押上全部筹码。上万亿的资金,如潮水般涌入市场和技术尚不成熟的光伏产业,掀起一场泡沫盛宴。彭小峰的经历,正是这些产能泡沫由扩散到破灭的真实注脚。
 
  新的坏消息是,继3月份美国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反补贴关税后,5月17日,美国又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31.14%至249.96%的反倾销税率。这是中国清洁能源产品在国外遭受的第一起贸易救济调查。
 
  中国光伏产业从一开始就站在世界的起跑线上,并被人们寄予厚望。伴随着多晶硅行情和太阳能股票的双双崩盘,各界对中国光伏产业的浮躁发展,开始提出新的追问。

 
  “江西首富”坠落
 
  37岁的彭小峰陷身全球光伏产业崩盘的危局之中,身家已由400亿缩水至15亿
 
  从2005年注册赛维LDK,到2007年在纽交所上市,短短三年,彭小峰在创造了中国企业赴美IPO融资额纪录的同时,也以400亿身家登上了“江西首富”的宝座。
 
  接下来的2007年到2010年,赛维更是一跃成为世界上产能最大的太阳能硅片生产商,并不断向光伏产业的上下游拓展,以期打造一个“垂直一体化”的光伏企业。
 
  转折发生在2010年,在当年营业收入达到创纪录的25亿美元之后,彭小峰创造的“光伏神话”,开始随着赛维的业绩坠落而迅速幻灭。
 
  今年5月16日,赛维LDK向美国递交了2011年年报,财报中两个“60亿美元”,撕毁了“首富”的光鲜外衣2011年,赛维LDK净利润亏损60亿美元,负债总额高达60亿美元,被迫退地筹款。
 
  一个多月前,有关赛维停产、欠薪、裁员的坏消息,就像捂在棉纸中的火苗,越来越包不住。根据记者实地探查,赛维的停产情况远比其披露的要严重得多:围绕赛维的多晶硅产业链,上游硅料厂只有下村的生产线是满产运行,中游位于总部的硅片厂大部分已停工,而下游位于江西南昌的太阳能薄膜电池生产厂已停产半年,只有组件部门仍在正常生产。
 
  赛维大面积停产的同时,员工人数一年内锐减近万人。公开信息披露,2011年7月,赛维的员工28273人,到今年4月降至19495人,减少近9000人。
 
  对于一家重资产型的制造企业来说,87%的负债率已远远超出了财务安全的合理范围。37岁的彭小峰陷身全球光伏产业崩盘的危局之中,身家已由400亿缩水至15亿。年报显示,赛维已经决定推迟扩张,并与有关政府部门签订协议,退还预付的土地使用权及出售物业,以筹措资金,改善流动性。
 
  目前,一支由新余市政府有关部门组成的“帮扶小组”已经进驻赛维总部。5月2日,在江西省有关部门的斡旋之下,国开行与赛维达成协议,紧急注资20亿。不过,在上游供货商和近两万名员工“嗷嗷待哺”的情况下,对于背负60亿美元巨债的赛维来说,这20亿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 
  外来的“猎杀”
 
  2008年,全球金融危机;2010年,短暂繁荣;2011年,价格暴跌;2012年,美国实行惩罚性关税……
 
  彭小峰的经历并非个案,他的沉浮只是中国光伏产业一年黑暗生存的写照之一经历了2008年的全球暴跌和2010年的短暂繁荣之后,中国光伏制造业又在去年遭遇了史无前例的“生死劫难”。
 
  2011年,受欧美需求减少、补贴下调、双反调查等因素的影响,太阳能光伏产品的价格从第二季度开始暴跌,最高跌幅超过80%。其中,多晶硅产品价格从2011年春节后的最高90美元/公斤,跌至目前仅25美元/公斤,硅片的平均价格也从一年前的1美元/瓦,下跌至一季度的0.3美元/瓦。
 
  价格的暴跌造成了成本倒挂,光伏电池组件的毛利率已经降到10%左右,净利润方面,除了保利协鑫,国内巨头全线亏损。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最大的尚德,总收入下降33%,净亏损1.37亿美元;全球最大的光伏电池供应商晶澳,四季度净亏损7750万美元,全年净亏损8970万美元;产量位居赛维之后的全球第三大硅片制造商昱辉阳光,已连续三季亏损,其中去年第四季度净亏损3670万美元。
 
  屋漏偏逢连夜雨。5月17日,就在赛维递交巨亏财报次日,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光伏电池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初裁结果,裁定税率介于31.14%至249.96%不等,并将征税期向前追溯90天。新关税是在3月份对中国太阳能电池实施2.90%至4.73%的反补贴税基础上征收的,税率之高,令毛利只有10%的中国光伏企业欲哭无泪。
 
  在资本市场上,投资者对中国光伏产业的热情已经跌到了谷底,光伏概念股遭受前所未有的无情抛售。i美股(一个为中国人观察投资美国股市而提供美股行情、信息、数据等服务的财经专业网站)中概太阳能指数在2011年2月创下1251点新高之后连续震荡下跌,最高跌幅逾1000点。5月17日以来,太阳能指数受美国反倾销政策影响,大跌23%。
 
  光伏股票跌幅九成已是美股市场上司空见惯的风景。跌幅最大的尚德电力股价,由96美元的峰值跌落到目前的2美元。赛维LDK从76美元跌落至3美元以下,仍有研究机构对其看低至2美元。
 
  爆发式的扩张
 
  在300%利润之下,光伏巨头纷纷启动“垂直一体化战略”;在行情触底之时,光伏巨头开始了狂热“抄底”
 
  2004年,德国颁布《可再生能源法》,该法案保证自2004年后20年内,为所有安装的太阳能发电设备提供一定补偿且数量不限。以此为起点,中国光伏产业也掀起了连续多年的投资热潮。
 
  晶硅电池技术是当前光伏发电的主流技术,赛维、尚德等光伏企业大都是从硅晶产业的中游切入的从国外进口多晶硅,生产出多晶硅片再出口全球。这种“两头在外”的特点,决定了中国光伏产业的上游受制于国外的技术垄断和原料供应,下游受制于国外光伏市场的需求和行情。
 
  当时,用于太阳能发电的多晶硅主要由七家欧美企业所垄断,高达400多美元一公斤的价格,带来了300%的利润,光伏巨头纷纷启动“垂直一体化战略”,延长产业链,在2008年掀起了第一个投资高潮。而2010年全球光伏行情的触底反弹,更刺激了光伏巨头“抄底”的狂热。据不完全统计,2009年至2011年的3年内,国内投向多晶硅产业领域的资金至少在1万亿以上。
 
  私募股权基金是最敏捷的狩猎者。据投中集团分析师李铃统计,2005年以来,至少有50家私募基金抢入我国光伏行业,投资近80个项目,融资总额达到21.21亿美元,平均单笔融资金额为2791万美元。在光伏市场明显萎缩的2011年,光伏行业还获得了6起高风险“对赌”融资,堪称虎口拔牙。
 
  在光伏巨头爆发式的扩张浪潮中,地方政府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2007年以来,多晶硅项目成为多个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“香饽饽”,纷纷推出优惠条件,吸引光伏巨头到当地跑马圈地,光伏产业基地、新能源产业园区一时遍地开花。
 
  据不完全统计,在全国十二五光伏产业规划出台之前,至少有四川、新疆、江西、青海、杭州等多地出台的光伏产业规划或新能源产业规划,涉及总投资超过1.5万亿,“十二五”末的目标产值2万亿以上。
 
  更为激进的做法是:地方政府直接提供资金参与光伏产业的发展。以赛维为例,2005年,野心勃勃的彭小峰找到时任新余市委书记的汪德和,仅仅半个小时就敲定了在新余建设太阳能产业基地这个“大项目”,作为交换条件,新余市政府为其提供2亿元资金支持。
 
  绝地如何求生
 
  “2012年是光伏产业的洗牌年,只有那些最早突破了技术瓶颈并实现了产能优化的企业,才最有可能活下来”


021-59788382
021-59780049

中国化工仪器网

中级会员

中级会员

7

推荐收藏该企业网站
扫一扫访问手机站扫一扫访问手机站
访问手机站